核心期刊咨詢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術論文 > 政治法律論文 > 我國鄉村民事司法的規則困境及其突破路徑

我國鄉村民事司法的規則困境及其突破路徑

來源:核心期刊咨詢網位置:政治法律論文時間:2019-07-04 10:0412

摘要:摘要:我國傳統法律與鄉民們的生活習俗是同構的。由于法律一元論與立法中心主義排斥其他社會規范的司法進入,司法解釋制度也抺滅了基層法官解釋法律的可能性,從而導致我國鄉村基層民事司法的規則貧困。通過對我國當代法律制度與鄉村地區社會結構之關系,我

  摘要:我國傳統法律與鄉民們的生活習俗是同構的。由于法律一元論與立法中心主義排斥其他社會規范的司法進入,司法解釋制度也抺滅了基層法官解釋法律的可能性,從而導致我國鄉村基層民事司法的規則貧困。通過對我國當代法律制度與鄉村地區社會結構之關系,我國現行司法解釋體制結構性缺陷兩個方面的分析,探討我國鄉村民事司法適用法律不當的背后深層原因,進而提出在鄉村基層民事司法中摒棄法律一元論、限制立法中心主義、改革司法解釋制度、引入多元規則的實現路徑。

  關鍵詞:鄉村社會;基層民事司法;法律多元;主體多元

法律職稱論文

  依據我國法院系統網上公開的裁判文書可知,作為二審法院的中級法院對基層法院民事判決的改判無非出于兩種理由:要么認定事實錯誤;要么適用法律不當,尤其是派出法庭的案件適用法律不當的居多。事實認定取決于證據的采信,而證據的采信涉及法官的自由心證問題。故此,在事實認定問題上,從某種意義上講,并不是中級法院認定事實比基層法院正確,而是因為中級法院是二審法院,所以認定事實比基層法院正確。因此,對于事實認定問題,本文存而不論。

  然而,是什么原因導致基層法院民事法官適用法律不當呢?社會上大致出現兩種不同觀點:其一,基層法官法律水平差;其二,他們腐敗枉法。前者是法官的專業能力問題,后者是法官的道德問題,符合我國法律問題道德化傳統。兩者都可以歸結為法官的個人問題。但這兩種解釋都經不起事實的檢驗。自2001年我國實施統一司法考試以來,大部分基層法院法官在成為法官之前都必須通過國家統一司法考試,因此泛泛而談他們的法律水平差,是沒有事實依據的;另外,在絕大部分因適用法律不當被改判的民事案件中,并沒有發現法官存在貪贓枉法的行為,因此,一般性地將法律問題道德化也不成立。故此,本文摒棄上述兩種解釋,試圖從我國當代法律制度與鄉村地區社會結構之關系以及我國現行司法解釋體制結構性缺陷兩個方面,探討我國鄉村民事司法適用法律不當背后的深層原因,進而提出解決問題的可能路徑。

  一、案例與問題

  黃文(化名),男,54歲,原籍系廣東省××市××鎮××村民委員會××村人,現為××市××局的工作人員,戶籍在××市區,屬非農業人口。2013年6月,黃文打算回××村在其祖父遺留下來的宅基地(黃文祖父早在20多年前就去世,宅基地上僅有殘垣斷壁)上建住宅,以便退休后落葉歸根,回老家安度晚年。就此事,黃文向村民小組提出申請,得到××村2/3以上的成年村民簽名同意,之后又得到××村民委員會的確認。正當黃文雇請挖掘機在宅基地上施工時,同村村民黃武(化名)(黃武家與黃文家是世仇,黃武家的宅基地也是祖先遺留下來的,其所建房屋并沒有經過政府審批)和黃武兒子用面包車阻檔黃文施工,理由是黃文戶籍不在××村無權在該村建住宅。該狀態持續1個多月,黃文被迫停止施工,各項費用損失共計3萬多元。于是,黃文向××鎮法庭提起訴訟要求判決黃武賠償經濟損失并停止侵害清除妨礙。然而,該法庭駁回黃文的訴訟請求,主要理由:黃文不是××村的村民,無村擁有該村的宅基地使用權。判決宣判后,黃武一家非常滿意。為此,黃文母親與黃武爭吵,被黃武父子毆打致輕傷。最終,黃武父子因故意傷害罪,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3年和2年6個月。

  這類因宅基層糾紛而演變成打架斗毆的刑事案件在當代中國鄉村可能十分普遍。因此黃文的案件很可能具有代表性,值得理論思考與提煉。該案背后隱含的,顯然是傳統中國的風俗習慣與當代國家制定法的斷裂與阻隔,是國家制定法與當地的風俗習慣沖突。不錯,我國相關法律規定,只有本村村民才能享有本村的宅基地使用權。相信,黃武對此規定也是了然于胸的,因為正是運用該法條之規定擊中黃文的“軟肋”,否則不會冒全村之大不韙妨礙黃文施工。但是,眾所周知,落葉歸根是我國傳統鄉土觀念,也是許許多多離鄉背井的農家子弟共同的理想追求。故此,黃文回老家建住宅,無可厚非。

  傳統中國土地是私有的,宅基地作為重要的私人財產是可以繼承的。由于這種土地私有制的長期型塑,在我國,尤其是農村地區形成了宅基地私有并可以繼承的風俗習慣,即直系尊親屬生前使用的宅基地由其直系男性卑親屬繼承。這種習俗根深蒂固,即便經過新中國建立后的人民公社化、“四固定”、改革開放等運動與變革的洗滌,依然故我。正因如此,國家制定法在這方面的規定往往得不到落實。例如,我國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條第三款規定:農村村民住宅用地,經鄉(鎮)人民政府審核,由縣級人民政府批準。但是,法律規定不是問題,是問題的是究竟有多少戶村民建住宅是經鄉級人民政府審核,由縣級人民政府批準的?事實上,2000年之前,我國絕大多數鄉村地區村民建住宅并沒有經過政府審批,國務院發文責令各地方政府對農村建設用地進行勘查與登記[1]。盡管如此,習慣做法依然是,只要在自家原有宅基地上建住宅,就無需任何審核與批準。

  就本案而言,我們相信,××村村民對本村宅基地的繼承習慣是認同的,事實上,他們都是這么做的,這從2/3以上的村民簽名同意黃文回鄉在其祖父的宅基地上建住宅,從黃文的申請得到村委會的確認,也可以得到證實。其實,黃武也認同該習慣,因為他自己的住宅就是在其祖輩的宅基地上建筑起來的,并沒有經過政府的任何審批。之所以阻礙黃文施工,正是因為利用制定法與民間風俗的沖突給黃文找岔,“公報私仇”。但是,法官居然支持他,結果矛盾激化了。就我國目前法官的籍貫而言,農村派出法庭的法官往往出生于農村,甚至其家鄉就在法庭所在地的農村。因此,一般而言,派出法庭法官對農村宅基地繼承的風俗習慣是熟知的。其實,依據農村的風俗習慣,就算黃文不能在涉案土地上蓋房子,其他人也不可能在該土地上蓋房子,因為誰也不想祖祖輩輩背上霸占別人土地的壞名聲。由此可見,國家制定法本意在于保護村民的宅基地使用權,結果卻造成土地資源浪費。但是,就算法官真的想支持黃文的請求,法官能判決黃文勝訴嗎?白紙黑字的國家制定法規定:本村村民才能享有宅基地使用權。黃文戶口不在該村,不是該村村民,因此,黃文依法沒有宅基地使用權。標準的三段論演繹推理。法官又能怎樣呢?承辦法官可以法律解釋嗎?可以法律漏洞補充嗎?可以直接適用民間習慣嗎?依據目前的法律規定,不能,只能依法條判了,結果矛盾激化了,悲劇發生了。

  推薦閱讀:《北大法律評論》是由北京大學法學院學生獨立組織和編輯的刊物,創刊于1998年。作為國內首家,且具有廣泛影響力的學生主辦的法律學術刊物,其成立填補了中國法律學術刊物的一項重大空白。

政治法律論文發表流程

政治法律論文發表流程-核心期刊咨詢網
城市管理論文發表咨詢電話:400-6800-558

相關論文閱讀

期刊論文問答區

政治法律優質期刊

省級期刊、國家級期刊、核心級期刊快速發表,政治法律論文發表就找核心期刊咨詢網

最新期刊更新

精品推薦